媒体报道

详解何享健家族60亿慈善计划

《中国慈善家》2017年8月刊 谢舒 2017-09-05

摘要:从早期企业和个人捐赠,到慈善基金会的系统运营,再到宣布60亿元永续慈善规划,何享健家族慈善事业一步步升级。

何享健:美的集团创始人、和的慈善基金会荣誉主席

75岁这一年,何享健公布了60亿慈善捐赠计划,家族慈善体系正式亮相。

慈善一直是何享健家族的另外一番事业。迄今为止,何享健创立的美的集团累计向社会捐赠9亿元人民币,其子何剑锋在2010年曾成立盈峰慈善基金会,累计捐赠900万元,2013年,何享健慈善基金会成立,共计完成4.2亿元捐赠。

从早期企业和个人捐赠,到慈善基金会的系统运营,再到宣布60亿元永续慈善规划,何享健家族慈善事业一步步升级。

“我及我的家人做慈善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都纯粹是为了感恩。”何享健说。如今,他希望慈善形成一种文化价值观,一代一代传下去,作为一种家族文化的承传。

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仪式(左四何享健,右三何剑锋)

捐赠60亿是全家人的心愿

  2017年7月25日,“和的慈善基金会捐赠仪式”在何享健家乡广东顺德举行,主题为“上善若水,吐故纳新”。“上善若水”取自《道德经》,意为“像水的品性一样,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。”“吐故纳新”出自《庄子·刻意》,意为“扬弃旧的、不好的,吸收新的、好的。”一个代表坚守,一个代表展望。

  随着60亿元捐赠计划公布,广东省何享健慈善基金会也正式更名为广东省和的慈善基金会。“何老总不希望自己的名字总是被频繁提起。以前叫何享健慈善基金会,媒体报道项目的时候难免会提到老总的名字,他看到了就会提醒我们,认为太高调。” 和的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汪跃云说。

  低调是何享健的一贯风格。4年前,何享健慈善基金会成立,没有邀请任何媒体,而今60亿慈善计划捐赠仪式也仅邀请了少数几家媒体。汪跃云说,“老总一直以来的要求都是低调务实,不事张扬。”

  何享健多次表示,“我做慈善不要名不要利,什么都不要。”

  他是为了感恩。

  “我一直在家里强调,我自己的财富,除了因为自己的拼搏努力、美的人的共同努力,还得益于国家发展、改革开放,以及政府的支持,为我们营造良好的创业发展环境。”何享健说。

  1968年,何享健带领23名街道居民集资和贷款创办“北公社塑料加工组”,先后生产塑料瓶盖、汽车刹车阀、柴油发电机。1980年开始生产金属风扇,也就是后来的“美的风扇厂”。1992年,该公司组建成“广东美的电器企业集团”,并进行股份制改造,更名为“广东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,2013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。

  如今,美的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科技集团,7月24日(捐赠前一天)收盘价格为43.42元,总市值达2817.79亿元。在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发布的2017年度全球500强公司评选名单中,美的集团排名第450位,相比去年上升31位,是中国惟一一家上榜的家电企业。

2014年,何享健慈善基金会成立仪式现场

何享健感谢家人对自己捐赠行为的支持,他说,家人都非常希望把慈善事业做好,捐赠60亿元是全家人的心愿。“我的捐赠得到我家人一直以来的认同,包括我的太太、子女。我跟家人都非常感恩,(懂得)要有社会责任感,要回馈社会,要帮助别人。做公益慈善是我们的责任,也是我们应尽的本分。”

 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范博宏专注家族企业传承治理研究,美的模式是他的研究范例。在他看来,何享健创业的出发点就是关注社会,所以结果也会回归到社会。“何享健从1960年代街道工厂开始做起,刚开始他做的是瓶盖,并不是因为对做瓶盖有什么热情,也不是说要做一个世界500强,而是为了要帮他的邻居、朋友找活干,所以他才到处去找订单,让他的邻里能够找到事情做,养活大家。”

和的慈善基金会主席何剑锋致辞发言

慈善捐赠仪式上,何享健家族子孙悉数到场,何享健夫人也罕见露面。何剑锋上台发言,提到自己的母亲多年低调、为整个家族默默奉献时一度哽咽,“在我家里最权威的人就是我妈妈,以前妈妈很少出席活动,很少露面,今天她出席了。”听到此处,何享健摘下眼镜,用纸巾擦拭了眼眶。

  范博宏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一直为何享健家族做传承规划。他回忆,在给何家三代做教育总结的时候,何享健也曾感动落泪。“他(何享健)外表看起来很严肃,但是这一个家庭真的彼此非常关怀,是很好的一个家庭。” 范博宏觉得,能够做到家庭跟事业两方面都很成功的商业家族非常少见,相比有些富豪家族时不时曝出家族内斗的事情,“何家没有,我没看到”。

  范博宏早期作过一项研究,对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250个上市的华商家族企业进行跟踪调查。研究结论是,完成交班以后,这些家族的财富平均缩水60%。“美的的传承到目前为止,不但事业没有滑坡,家族也能够持续幸福,这是我研究的一个例外,一个成功的例外。”

  范博宏觉得,这跟何享健重视家庭制度的建立和家庭人员的培养有很大关系,“何先生有一个很大的心愿,财富要回馈社会,并且他培养他的子女和孙辈参与慈善行为,这不但能够对社会好,而且也是一个很好的培养家人价值观的方式。”

2010年,何剑锋(左一)为盈峰慈善基金会揭牌

何享健的子女也有意接过父亲手中的慈善“接力棒”。何剑锋在2010年创立盈峰慈善基金会,该基金会为佛山首个非公募基金会(后注销并入何享健慈善基金会)。如今,何剑锋担任和的慈善基金会主席,何享健的两个女儿何倩兴、何倩嫦,分别担任和的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和理事。


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

  60亿捐赠计划包含股权捐赠和现金捐赠两部分,何享健捐出其持有的1亿股美的集团股票,现金捐赠总额20亿元人民币。

  1亿股美的集团股票捐赠,何享健计划设立一个永续的慈善信托“和的慈善信托”,慈善信托财产及收益将全部用于支持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。现金捐赠的20亿元人民币,其中5亿元现金设立“顺德社区慈善信托”,用于支持顺德地区的发展,该慈善信托于2017年5月27日在广东省民政厅完成备案。另外15亿元现金涵盖精准扶贫、教育、医疗、养老、创新创业、文化传承及支持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等多个领域,推动了两家新型慈善基金会—广东省德胜社区慈善基金会、顺德区创新创业公益基金会的成立,并设立了四支专项基金,向省、市、区、镇等5个慈善会进行了捐赠。

  公布捐赠计划,建立家族慈善事业体系,只是完成了第一步,在汪跃云看来,接下来和的慈善基金会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,“我们也只是搭了一个架子开了一个头,现在有资源也有规划方向,下一步要通过专业团队去努力和推动。”

 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是何享健的做事传统。

  2009年,何享健辞任美的电器董事局主席及董事职务,仅任非执行董事,董事局主席一职由原总裁兼董事局副主席方洪波接任,在资本圈和实业界引起高度关注。3年后,美的集团宣布何享健“退位”,方洪波接棒出任美的集团董事长。这在民营企业也是破天荒头一次。

  范博宏曾在《美的模式:兼顾家族传承和企业长青》一文中写道:总裁和董事长的职位都交给职业经理人,何享健与其子女只担任大股东,这成为中国家族企业“传贤不传子”的交班范例。

  和的慈善基金会也将延续美的“专人做专事”的风格,60亿元善款的运作交由专业的公益慈善机构负责。

  据介绍,和的慈善基金会通过设立慈善信托、基金会和专项基金,结合慈善组织、慈善会的优势,形成立体慈善体系,和的慈善基金会从资金和方向上支持和指引,充分发挥慈善组织和慈善会各自原有优势,有利于可持续发展,也有利于在顺德本土更好地整合、协同当地资源。

  “我们在顺德的尝试是基于整体的社会需求和(已有)支持性的公益环境,比如我们关注社区养老、传统园林、青年创新创业,我们还做人才培养,就可以让人才、资源和项目联合,在我们的平台上形成跨界合作效应。”和的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说。

善耆养老家园

关注社区发展是何享健的慈善传统,他将顺德区整体视为自身存在和发展的基础,2013年何享健慈善基金会成立,他便定下“一个社区、两个重大项目、三个公益慈善领域”的项目资助策略,首期捐赠4亿元资助顺德区北和园项目和顺德区善耆养老项目(养老家园),后续从文化及艺术、教育及社会创新、扶贫及赈灾三大领域,回应社区的发展需求,保护并发展本土特色文化,致力于促进顺德区的社区和谐与社会强盛。

顺德区北滘和园项目

和园和养老家园两大项目预计2017年底对外开放。启动之初,两个项目均由何享健慈善基金会代管,之后都交给了新组建的专业团队运作。

  “最开始,我们参与和园和养老家园两个大项目,以及我们在本土启动的其他项目,有利于我们(基金会)团队专业度的提升。随着项目团队组建起来,专家也充足了,我们(基金会)团队的认知、能力也逐步提升,我们就启动新的战略规划,从具体的项目里撤出。”汪跃云说,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,有利于支持项目本身建立专业可持续的发展机制,也有利于和的慈善基金会在更大范围内去做事情。

  在关注本土发展的基础上,和的慈善基金会慢慢把资助范围扩大到顺德以外其他区域,对高校、社会服务组织以及一些基金会等均有资助。比如成立“何享健奖学金”(现更名为和奖学金),针对西北、西南地区五所师范类高校发放奖助性质奖学金,帮助学生完成学业,并计划通过学习社群的建设为学生成长赋能。

家族慈善事业规划图


在实践中创造时机 

对于慈善事业,何享健一直考虑长远。

  他从2008年开始考虑慈善事业,当时美的集团的事业比较忙碌,他一度犹豫是要做企业基金会,还是家族基金会。

  2012年,他从美的集团董事长一职上退休,把美的事业交棒方洪波时,已经拿定主意,以个人名义注册一个慈善基金会。他说,“在这个时机,我用更多精力去考虑慈善的发展。”

  何享健为此做了不少功课,“集团下面拿了很多材料,我自己也找了很多资料,包括了解慈善基金在全国发展的情况、在广东发展的情况,以及大陆、香港、海外对慈善基金会的管理等,一直以来都在思考、研究这些问题。”

  著名财经媒体人秦朔对何享健的开创精神印象深刻,“我在90年代采访何享健,当时他就说现在是90年代了,我们不能光用北(注: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镇,何享健的出生地)人了,我们全中国的人都要用,我们不能只用大专生、本科生,我们现在要敢招博士。所以那时候美的就招了中国空调行业第一个博士。”秦朔觉得,甚至到了现在,很多中国企业家也不一定有这种精神。

  如今,在慈善领域采用信托的形式,可以说是何享健“敢为人先”这一做派的延续。

  汪跃云记得,基金会从2012年底即开始制作捐赠计划的方案,2013年初基本形成一个坚定的想法,“那时候,到底是用现金还是用股权老总还没有最终确定,但是已经考虑到,几个亿的大额捐赠,需要考虑持续性的安排,用信托是比较好的形式。”

  彼时,在中国尚没有慈善信托的概念。

  2016年3月16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(以下简称《慈善法》),9月1日正式实施,对慈善信托做出专章规定。

  和的慈善基金会团队从2016年6月开始和信托公司商讨慈善信托的合作事宜,5亿现金设立的“顺德社区慈善信托”于2017年 5月27日在广东省民政厅完成备案,是目前为止国内最大的一单慈善信托。而计划中更大额的1亿股权捐赠将要设立的“和的慈善信托”,目前尚未进入备案程序,在实践中还需要进一步解决一些困难。

  根据2016年4月20日颁布的《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公益股权捐赠企业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》(财税〔2016〕45号),企业向公益性社会团体实施的股权捐赠视同转让股权,但是这个法规并不适用于捐赠股权设立慈善信托。和的慈善基金会解释,如果把1亿股美的股权捐赠出来设立慈善信托,意味着要缴纳非常高的所得税。

  实践中,慈善信托也没有延续最开始的劲头。《慈善法》落地当天,全国有10支慈善信托“抢滩”备案,到目前为止,全国备案的慈善信托为32支。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认为,从发展速度来看,近一年时间,慈善信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,其中最主要的一个瓶颈还是税收减免的问题,“税收问题没有解决,所以很多人目前不会把信托作为(慈善)主要的可选项。”

  反过来,邓国胜认为,何享健公布的慈善捐赠计划可能会对慈善信托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,“这是一笔很大的捐赠,我相信也会引起行业内或者社会上对这个问题的关注,所以有可能会因此加速慈善信托的相关税收政策的完善。”

  这也是和的慈善基金会所期望的。从2016年以来,和的慈善基金会团队便尝试从各种渠道推动税收问题的解决,和政府部门交流、沟通,和信托公司合作寻找对策,和专家学者研讨,并且直接、间接参与了两会代表的相关提案。

  业内的态度让汪跃云充满信心,“大家普遍觉得,国家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,这个趋势(慈善信托享受税收优惠)是时代潮流,很多专家学者也提到这个事情将会有解决的途径和方法。”

  汪跃云说,1亿股权捐赠相关事务性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,但“和的慈善信托”备案的节奏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,“也许各种力量作用下很快就有政策来支持,到那时候,对我们来讲就很简单了。”

  何享健对这件事的态度始终坚决,“这60个亿的捐助,包括股票、现金,手续办好以后,全部兑现。”

  和的慈善基金会透露,在“和的慈善信托”尚未落地之前,已经宣布捐赠的1亿股权,其分红会直接捐赠到和的慈善基金会,“我们的预案就是内部隔离一个资金池,把捐赠的1亿股权的收益分红独立核算,就算慈善信托暂时不能备案,也会让这个捐赠实际上发挥作用。”

分享: